一条挑食的杂食咸鱼。
社障。时不时负能。
沉迷游戏。
有对象。
☆全职高手/麒麟/魔道祖师☆
☆基三/es/刀乱/战刻☆


这儿是一只文画双修的渣x第一次写文表示惊恐万状写得不好还请多多指教qwq大家中秋快乐嗷x

===分===割===线===

经年

(一)

    “你个小兔崽子,看打扮跟个京城来的阔少似的,这才住几天呐就没钱?住不起就甭在这占地方,麻溜儿地给老子滚出去!老子这儿还得做生意呢,可没那么多闲工夫来伺候你!”旅店老板口中不住喝骂着,毫无同情心地将一脸窘迫的少年推出门去。

这是叶修离家的第十三天,此时的他正面临着有生以来最大的危机——没钱了。

在他逃家前,他本来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。盘算着自己攒的钱少说也够用上个把月,却没成想刚上路没几天就让贼给惦记上了。若是在京城倒还好些,偏生又是流落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身边还没个朋友能帮衬着,可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。无奈之下他只得拿身上一些值钱的玩意儿拿去当铺换钱。可就算这样,现在也真的支撑不下去了。没地方住,又还没找到工作,这之后可能面临的风餐露宿的生活,饶是胆大如他也产生了几分怯意。

但他毫不后悔。

叶氏家大业大,祖上又是立了功的,这样的家庭对子女的管教尤为严苛。诗书经典、文治武功……叶修与他的双生弟弟叶秋早被刻板的教育给压得喘不过气来。父母指望着两个宝贝儿子学了本事以后能去经商,回头才好接手并照管叶家的生意,可他一门心思扑在战术研究和武器开发上,对那些所谓“生意经”却提不起半分兴趣。而弟弟叶秋,则更想要成为一名医生,能够救死扶伤名垂青史。兄弟俩都巴望着哪日能寻得机会逃离这片苦海,到头来还是让这当哥哥的先得了手。

不过现在,那小子怕是再没有机会逃出来了吧……这么想着,叶修在一个小店门前停下了脚步。

只见小店门口的灶台上冒着一股股白汽,飘散出食物的气味,馋得叶修直咽口水。小店主人看起来与叶修年纪相仿,身材高挑面容清秀,一双桃花眼很是招人喜欢。只见他眯着笑眼招呼道:“哟,这位小兄弟面生得很呢。要吃点儿什么呀?”声音低回婉转,端的是一口吴侬软语。

这么说来,似乎自昨日起确是再未沾过一点饭食了……叶修下意识地摸索着口袋,却不出所料地发现自己已经连一分钱都掏不出来了。可饥饿这种东西,从来都是不提还好,一旦想起来就不那么好摆脱了的。那种整个人都空了的感觉着实让人倍受煎熬。而现在的他也实在是饿得厉害,他很清楚,若是再不想办法填饱肚子,怕是真的走不了多远了。在饥饿的驱使下,叶修心里渐渐冒出了一丝念头:骗一顿饭来吃饱了先,然后再设法挣了钱来还这小店主。毕竟他看起来也并不富裕,亏欠人家是要背良心债的。

打定主意后,他便毫不客气地要了一大碗白粥,就着一小碟花生米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。这粥熬得稠,入口却很是清爽,那温度将他的肠胃熨帖地舒服至极。许是饿坏了的缘故,他竟觉得这粥里还带点淡淡的甜香味,直叫人吃了还想再吃。如果每天都能吃到这样的早餐该多好。产生了这般想法的叶修不免抬头瞅了一眼,见店主正忙着招呼其他顾客似乎无暇顾及这边,他便三下五除二解决了碗底残粥,心中道了声对不住,起身就想开溜。

“嘿,这位小兄弟急着上哪儿去?钱还没付呐!”

================

心疼一把被偷的小叶子。顺手召唤   @木火   @飞天大熊  

评论(12)
热度(19)

© 墨酒长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